∥CP取向:會長X清華

∥文中設定的清華已經知道會長跟副會長是雙胞胎姊妹。

 

  ×××

 

  一切都完美的她

  五十嵐清華並非是個耐酒性的女人。

  酒後的副作用使她現在頭痛欲裂,手掌抵著快要炸掉的額頭,她想,或許頭痛的原因也不全然怪到酒精身上。小心翼翼的、她將眼神飄向她身旁的女子,半晌暗罵了一聲,該死的自己昨天到底做了什麼?

  躺在五十嵐清華身旁的少女仍熟睡著,毫無防備的樣子與平日氣勢威風的她似乎有點小小的差異,不小心散落在臉上的灰白髮絲隨著呼吸頻率起伏著,這種情景讓五十嵐清華又是自責又是憐愛。                              

  「我不配當您的秘書......會長。」她的指尖滑過那人的側臉弧度,輕喃。   

  「我可不這麼認為。」冰冷的手掌覆上停止了五十嵐清華的動作,並帶著斥責反駁著。 

  「會、會長?早、早上好!我馬上去幫您泡紅茶!」

  只是被輕輕的觸碰就使五十嵐清華感到一陣燥熱,或許是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又烙印在腦中,心情一緊張起來講話也變得結巴起來。桃喰綺羅莉笑看對方誇張的大反應,並拍了拍枕頭,示意對方不用做任何多餘的行為。

  「清華,這是我家妳忘了嗎?來者是客。」

  這麼說來,昨天發生的一切對五十嵐清華來說彷彿就像夢一般,奢侈的存在。

  先是被會長邀請到家中,接著被要求留下來過夜,五十嵐清華很清楚答應的原因都只是自己尊從這名女子的要求而已,絕對沒有個人的慾望存在、絕對沒有。

 

  ×××

 

  與會長走在夕陽渲染的街道上回家讓五十嵐清華感到不一樣的新鮮感,以及沒見過真面目的副會長也跟在旁邊,凝重的氣氛讓不知情的路人說不定會把會長當成什麼黑道的大姐頭之類的感覺。

  「這就是......會長的家。」五十嵐清華的雙眼瞪大,被眼前這棟房子的豪華度震懾到。

  「莉莉香,妳先進去吧,我帶清華逛一逛。」

  桃喰莉莉香點了點頭,身影漸漸消失在門後,到最後一刻清華仍沒有看見她脫下面具的模樣。

  「走吧。」

  「......是。」

 

  桃喰綺羅莉的背影十分迷人,對於五十嵐清華來說比擬成世上的珍寶也不誇張。  

  逛家園的一路上兩個人都沒有對話,五十嵐清華只覺得自己的心跳好快、好快,身體也覺得又悶又熱,該不會是中暑了吧?視線只要對上現在在自己前方的女子這些症狀又會更加強烈。

  ......同時心中又會隱隱作痛。

  「清華,知道這是什麼花嗎?」

  不知何時兩人已經走到了花園,桃喰綺羅莉彎下身,捧著白色小花問道。五十嵐清華明白對方只是想打破沉默隨意拋磚引玉罷了,她靠近瞧了瞧,帶著肯定的語氣道,「槴子花。」

  「不愧是五十嵐清華,什麼都難不倒妳。」桃喰綺羅莉衝著對方笑了笑,並伸手把花朵別到對方髮上。

  「唔......、會長您過獎了!」五十嵐清華努力掩飾著一瞬間起伏的心情,但漲紅的雙頰還是出賣了她。

  「走吧,晚餐時間差不多到了。」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的桃喰綺羅莉勾起嘴角,擺擺手往另一頭走去。

  五十嵐清華還遲遲愣在原地,低著頭試圖讓自己保持冷靜。

  「會長......槴子花的花語是永恆的愛啊......」

  無法冷靜。

 

  ×××

 

  用餐完畢後,桃喰綺羅莉拿出了一罐看起來價值不斐的紅酒,以及在學校常見到的賭盤擺在桌上。

  「來賭吧?當作是消遣,不過要賭的不是錢就是了。」她睨了眼面露疑惑的五十嵐清華,接著從口袋掏出一顆乒乓球。

  桃喰綺羅莉撥著賭盤,並將球丟了下去,「如妳所見,這賭盤上面只有寫一到十的數字,而轉到多少就喝多少杯,很簡單吧?」

  五十嵐清華雙眼直直看著剔透的玻璃杯子,這杯子也不是普通的大......

  「會長......這樣不好吧?」

  「那不然一局就好?」桃喰綺羅莉提出最後底線。

  「......。」最終還是妥協了。

  捏起手中的球,五十嵐清華的手不自覺冒起冷汗,身為優等生的她想必是從不碰酒的類型,所以耐酒性應該不是說好到哪裡去,假設她待會如果真的不幸轉到太多的杯數可能會醉到不省人事也說不定......在會長家中失態怎麼能允許呢。

  在想那麼多也不是辦法。她往正在轉動的賭盤丟下乒乓球,清脆的塑膠聲音喀喀喀響,最後賭盤逐漸停下時,乒乓球落到數字五的洞口。

  完蛋了。

  「那麼換我了。」

  桃喰綺羅莉從容的把球丟下轉盤,最後停在數字一的洞口。

  「嗯......一杯嗎?」桃喰綺羅莉端起已經裝滿的一杯豪邁灌下,十分輕鬆。

  「清華,換妳了。」

  桃喰綺羅莉把杯子推過去的時候嘴角貌似有些笑意,五十嵐清華幾分無奈接過杯子,果然被嘲笑了吧......

  希望自己待會不要醉的太誇張,崩壞自己原有的形象。

  一杯、兩杯、三杯

  

  「......。」

  五十嵐清華總覺得現在意識越來越茫,呼吸的頻率也變得紊亂,心跳像是快要爆炸般鼓動的極快,耳邊好像傳來了瑣碎的聲音......會長?

  現在的自己一定很遲鈍惹人發笑吧,啊啊頭好痛......會長......

 

  「......五十嵐同學一直叫著妳的名字呢,這樣真的不會太過分?」從角落陰影走出的桃喰莉莉香問道。

   「這孩子很有趣啊。」桃喰綺羅莉玩著醉倒在自己身上的女子頭髮,眼神盡是寵溺。

  「今天就讓她睡我房間吧。」

 

  在結束一場像懲罰遊戲般的賭博後,桃喰綺羅莉小心翼翼把扛在背後的五十嵐清華輕輕放到床上,藍眸盯著看了一陣子,呼吸穩定下來了呢。

  「呼」像是放下重負的一聲長嘆,她現在卻有種不知所措的感覺。

  邁步走到衣櫃前,拿出一件看起來符合對方身材的睡衣,然後坐到對方身旁。正常來說都是女孩子所以幫忙換睡衣應該也沒奇怪到哪裡去吧?輕巧的手指一顆一顆撥開五十嵐清華的西裝外套,桃喰綺羅莉仔細用不驚醒對方的方式幫忙套上睡衣,套好了之後她擰了條濕毛巾蓋在充滿緋紅的五十嵐清華額上。

  「會長......」睡夢中的清華小聲喚著。

  「......這孩子也真是守原則啊,明明不用一口氣灌下五杯。」

  桃喰綺羅莉莞爾,撥開對方因水黏到臉上的髮絲,接著俯下身,在臉頰上蜻蜓點水。

  「晚安。」

 

   ×××

 

  (隔天早上)

 

  「莉莉香,清華似乎誤會了昨晚發生的事情。」

  「......。」

 

 

  《Fin.》

 

後記:

想不到標題(哭)

我不知道我在打什麼、下次再見。(超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空瀾。 的頭像
空瀾。

圖文雙修,常常踏入冷CP坑。

空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