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話連結:http://wu22532.pixnet.net/blog/post/200576440
第二話連結:

http://wu22532.pixnet.net/blog/post/200976619

‖CP配對為中村莉櫻x速水凜香,老話一句誤認成千速的孩子歡迎跳坑這對如何。(#
‖年齡操作、與原作性格稍有出入、私自AU成分有。
‖殺老師不存在,E班大家互不認識。
‖個性會比原作的黑了點,請注意嗷。
‖依然有耍逗成分,不然太沈重了嘛對不。(x

‖結論就是作者寫到最後可能會OOC(。

  ××× 

  夜幕低垂,燈光接二連三點起,霎時使得街上熱鬧溫馨。

  及腰間的秀髮隨著步伐踩踏頻率小幅度的擺動,街燈打在金色髮絲上,反射出了刺眼的光線。比起幾個小時前急促的逃命,現在的她顯得悠然閒適,嘴邊不時小聲哼上幾句歌詞,緩慢的在城市中遊蕩。

  出自於本能,她按下了耳機開關,正如她的直覺一樣,耳機的另一頭也有了聲音。

  混著雜音的蒼老男人呼喚著女子的名字,不時還可以聽到另一頭的叫罵聲,天曉得對方又在什麼奇怪的地方了。

  「澪總你那裡好吵啊~」

  中村故作無奈的樣子,尾音拖了很長且無力。

  「速水凜香那裡的事情處理好了嗎?」

  男人並沒有理會中村的戲弄,開門見山直接詢問著自己的疑問。

 

  中村輕應了聲,抬頭看著佈滿誇張的LED燈招牌,腳步漸漸停了下來。

  「今天好累,那就不陪澪總聊天啦♪」

  「喂等等……中——!」

  ×××

  女子一動也不動的躺在床鋪上。

  眼神直勾勾盯著流逝掉的時間。

  拆掉雙馬尾的橙髮隨意散亂於其。

  想要睡覺、卻又有所顧忌的感覺真的很討厭。

  「又這麼被另一個組織錄用了啊……」速水翻過身,將頭埋在枕頭裡。

  說是錄用,還不如說是半強迫

  速水又翻了一圈。

 

  有些人常說做殺手的總是擁有天生的直覺,而且準的嚇人,這倒是真的,至少速水對她的直覺相當有自信。不過今天卻失常了,在今天下午以前,速水一直認為中村的年紀應該比自己大了幾歲,畢竟看起來就是鄰家大姐姐的氣質。

  ……誰知道居然跟自己同齡!

  同齡就算了,進入這個「行業」的年紀也相同,甚至跟自己一樣,完全不知道親人的下落。

  夜路走多真的會遇到鬼。

  速水努力說服自己是被訓練的機構不同才導致能力差距,沒幾分鐘後還是坦然接受了。

  「唔……。」

  她壓著抱枕低吟,不知道是早上的後遺症還是怎樣,突然覺得四肢無力,眼皮逐漸沈重,速水試圖睜開後又被壓了下去,在進入夢鄉前嘴裡依稀說著含糊的名詞。

 

  「……澪總……呼

  ×××

  風和日麗的一天。

  對於殺手來說,好天氣是重要的一環。

 

  昨天的那家咖啡廳仍然被封鎖線包圍,八成是開不了了,不過估計不久就會有新的來遞補了吧。

  中村正坐在超商裡的座椅,閒情逸致喝著熱拿鐵,順便等那人的到來。手放下了飲料,心裡莫名雀躍的期待那人出現,老實說中村她自己昨天根本睡不著,今天還早起使她有點精神不中,只好靠咖啡提神。

  她會來吧?

  中村突然自言自語了起來。

 

  叮噹

  耳畔接受到店員的基本問候,很輕的腳步聲傳了過來,身邊的椅子被拉開。

  「早上好。」

  「早上好。」

  中村率先打了招呼後,把多買的一杯卡布其諾推到速水面前。

  對方則是死死盯著杯蓋。

  「放心,沒有下毒。」

  好氣又好笑的中村擺擺手,示意飲料完全沒有動手腳,要對方大可放心,而且毒藥本來就不是她的專長。

  女子輕輕啜了口

  還是熱的。

  「所以,今天要做什麼?」

  馬尾隨著頭部擺動稍稍甩了下。

  剛剛似乎沒有提到,速水今天的髮型跟昨天的不一樣。原本傲氣滿滿的雙馬尾一把束成高馬尾,加上天生的撲克臉,更添了分霸氣,嘛,畢竟做事披頭散髮的也不太好行動。

  中村並沒有忘記對方的問題,只是過了半晌才緩慢吐出幾個單詞。

  她偏頭微笑,「澪總要我們好好瞭解對方。」

  「畢竟是工作夥伴?」她接著說。

  像是妥協,應該是看清一切,速水肩膀微微下垂,試探性的問,「瞭解的還不夠多嗎?」

 

  中村聳肩,掏出了兩張門票。

  ×××

  「……。」

  到底是哪門子的認識必須來到遊樂園。

  速水扭頭就走,中村見狀用手攔住去路。

  「都已經過來了,不要走嘛~」

  「……妳的門票明明是音樂會不是嗎?」

  速水沒好氣的反駁對方,她本來就不是喜歡接近人群,更何況還在尖叫聲滿天飛的遊樂園,殺過這麼多人的尖叫聲都還不比這裡多。

  頭痛欲裂。

  放眼望去大部分分為三種人,國中生、家庭出遊以及甜蜜的情侶們,怎麼想自己都不適合在這個吵雜的地方,也對那些設施提不起勁。

  中村試圖說服速水,一次又一次露出讓人憐愛的表情,但這招對同性別的速水毫無殺傷力。

  「發送氣球!歡迎大家拿取!」

  磁性的聲線同時吸引了兩人的目光,聲音來源是一隻穿著貓咪布偶裝的人,正在跟一旁的小孩子分送氣球。

  「算了……不然我們就去音樂會吧?……凜香?」

  藍瞳清楚捕捉到,前一分鐘還在抱怨的女子被一隻布偶貓給吸住了注意力。

  意外的發現。

  「欸凜香喜歡貓啊~?」中村瞇起眼,傾身在速水耳邊低語。

  「……不喜歡。」

  原本中村以為對方會直接掉頭往出口的方向,沒想到她朝著門票口走去,走了幾步發現中村沒有跟上來還往後看了一下,以一種疑惑的表情看著她。

  這下子換中村露出滑稽的表情,逗速水輕輕笑了笑。

  「雖然很意外,但……等等我啊凜香!」

  中村突然有種置身於偶像劇的錯覺,但現在管不了這麼多,她邁步追起了離自己越來越遠的背影。

 

  來遊樂園對速水來說還是頭一次。

  「唉凜香沒來過遊樂園?!」

  「接單子有幾次機會,不過都擦身而過。」

  女子瞧了眼一臉驚訝扭曲的女子,語氣並沒有太多情感,當然別提她們正坐在未啟動的海盜船上。

  ……就是海盜船。

  當中村正想要問為什麼第一個想玩這個的原因時,聽起來有點疲累的員工聲音喝止了行動,隨後機器一聲長鳴,卡啦卡啦發出了聲音。

  「請各位緊握安全桿,倒數三、二

  尖叫聲攻擊著耳膜。

  如果喜歡玩這種設施的人,多帶一個耳塞上去也無妨,至少耳朵能夠舒服些。

  「……。」

  中村看著坐在旁邊的速水,依舊是撲克臉,一點聲響都沒發出,眼睛直勾勾盯著前方。

  ……怎麼會有人玩這個可以像是在發呆一樣?

  「怎麼?」

  速水扭過頭,綠瞳帶著疑問,完全無視於自己正處在設施的最高處,近乎垂直的高度。

  「沒甚麼。」

  金髮擺了擺,呈現無奈的放棄狀態。

 

  短短的幾分鐘,中村像是瞭解了什麼,……更應該說是放棄了什麼

  想要看速水害怕的表情完全不可能嘛。

  更何況那人比自己還要高興,一下設施就在找下一個要玩的東西了,中村暗自祈禱千萬別說要再玩一次海盜船,都已經玩過三次了,搞不好自己的胃很不爭氣就會吐的滿地。

  「我們去玩那個吧……?」

  速水拍了拍中村的肩膀,中村視線隨著手指方向看了過去。

  旋轉馬克杯。

 

  「……。」

  ……不會吧。

  ×××

  在被轉的快要升天的同時,中村一直很介意一件事情。

  速水好像到現在都還沒叫過自己名字?

  

  「吶凜香、妳知道我的名字嗎?」

  「知道。」

  「但從我們第一次見面妳好像就沒叫過我的名字?」

  「……。」

  速水聳肩,沒有回話,直接讓中村吃了個閉門羹。

  雖然還不能確認對方是否已經相信自己了,但至少現在是工作上的同伴,卻都以「欸」,不然就是點肩之類的方式呼叫,這讓中村莫名的空虛。

  當殺手久了,都會開始對某件雞毛蒜皮的事情很在意……

  馬克杯總算停止,兩人隨著其他人的腳步相繼離去,中村比出了個停止的動作。

  「我們去玩鬼屋吧!聽說這裡的鬼屋數一數二的恐怖

  壓抑不住的興奮全寫在中村臉上,雖然說速水只是覺得對方想要拉人進去罷了。

  思索了半晌,「……嗯。」

  

  冷颼颼的涼氣侵襲身體。

  ×××

  「凜香!」

  「……。」

  「凜香!」

  「……。」

  「速水凜香!!」

  中村突然一聲極力嘶吼,但名字主人還是沒有回應。

  她們光在鬼屋的門口一小段就已經待了五分鐘之久,因為氣氛關係所以四周一片漆黑,而無預警的,中村突然覺得背後的衣服被緊緊揪住,想當然那個人就是速水。

  沒想到她會怕這種東西。

  因為躲在自己身後,也無法看出那人的表情,叫了好幾聲也沒有回應,中村只好緩慢的向前走。

  鬼屋啊,老實說中村完全不覺得速水是會怕這種東西的人,畢竟屍體那些的……都見過很多次了不是嗎?現在的她卻像無尾熊,把自己的衣服都快抓的變形。

  「……嘛。」

  鬼靈精怪的頭腦高速運轉。

  有人曾經對中村說過,她這種頭腦根本不適合當殺手這一行,至於那個人是誰,印象也很模糊就不多說了。

  但其實,這種半吊子的性格才特別適合這一行。

  掛念著後面的人緊緊揪住自己的衣服,突然跑開可能會害速水不小心跌倒,不正經的頭腦苦苦思索著整對方的方式。

  突然大叫一聲?

  不,大概會使衣服的皺褶增加吧。

  快速往前衝?

  會有讓速水跌倒的可能,萬萬不可……她現在身上的傷還沒完全痊癒,中途還有裂開一次。

  涼意不斷敲擊著全身,並沒有幫助中村的思考,反倒是引起了她的懷疑。從剛剛至少走了十五分鐘有了,一個工作人員都沒遇到,甚至神奇的也都沒有尖叫聲?

  玩的太開心就變遲鈍了啊

  「吶凜香、我想妳可以放開手了。」中村扭頭小聲跟身後的女子說道。

 

  兩人面前是昨天襲擊她們的同黨。

  ×××

  像是在竊竊私語什麼,高大男人在跟自己身高有些落差的男人耳語。

  這次大概有十幾人來著,個個手上都握著一把武器,刀、槍、徒手,總之各式各樣的人都有。其中的幾把手槍還是連中村都沒見過的稀有款式,不禁嘆息速水惹到的人來頭不小。

  速水挺直背,也許是知道鬼屋裡頭根本沒有「鬼」的關係,傲氣凜人的感覺再次圍繞在她身邊,綠瞳快速掃視過所有人,結果諷刺的是裡面有幾個還曾經一起合作過。

  一個斷了右手的男人朝著中村咆哮,滿臉鬍渣的臉看了就令人退避三舍,男人沒好氣的向中村詢問道,「妳是誰!!?」

  速水心想待會是避免不了一場戰鬥了,但接二連三的找上自己實在有些煩人,手上也沒有槍支,看來只能再次徒手搏鬥,傷口裂開的風險又要增加了

  速水斜眼往中村那裡,本來想問說行動的時機,沒想到對方的反應給速水一個大大的驚嘆號。

  「欸……你們、你們是誰?想對我們做什麼!?」

  中村膽怯抖著聲音,面容恐懼的看著那群男子,不時的結巴顯得她的心情有多麼緊張。

  大傻眼。

  速水怔怔佇立在原地,鳳眼瞪著,那個裝著柔弱的女人

  她想做什麼?

  「把那個金髮的先做掉,讓背叛者親眼見證她朋友爆頭的畫面。」

  臉上有一條刀疤的男人出聲,看樣子應該是裡面的領頭人。他指向了中村,並使眼色給一旁拿槍的黑帽男。

  黑帽男從容不迫的上匣,走近。

  速水看到了中村嘴角細微的揚起,以及視線所傳達的訊息。

  這傢伙連敵人都要耍?

  

  迅雷不及掩耳,甚至更快的速度,黑帽男應聲倒下,剩下滿臉笑容的中村。

  不速之客們幾乎是看傻了眼,讓中村暗自嘲笑居然這麼容易相信自己的演技,剛剛的臺詞明明都是很老套的招罷了。

  「幹掉她——!!!!!!」

  瞬間怒吼聲震懾著這個空間,一群人朝中村湧上,彷彿都忘了速水的存在。

  這下速水總算是看清楚了中村的動作,頃刻並瞭解了她與自己的實力差距。

  奇妙的閃過每一發子彈,中村大概是想要先解決手上有槍的人,沒有華麗的飛簷走壁,而是平穩的步調,安定的呼吸節奏,走到了手上握有雙槍的男子前方,猛然的往男人的下體踹去。

  不隔一秒男人倒臥在地,不斷哀號著,正當男人想要抬頭咒罵些什麼的時候,中村一腳踢上那人的側臉,力氣以及角度都到位的話骨頭已經碎了吧,她撿起兩把槍,速水看到的三把槍轉眼間都在中村的身上。

  一看就知道是業餘的,怎麼會把有槍的人安排在後面墊底呢?

  剩下的十幾來人像是時間停止,還傻傻站在原地。金髮隨著一次又一次的搏鬥晃動,她的動作熟練,巧妙閃躲掉對方的拳頭,三個男人撲向她,只見中村拿起一把槍,利落的用槍柄朝他們的脖子後方敲去,啪搭一聲三個男人倒地。

  時間過了只五秒,卻讓速水感覺自己看了非常精彩的武打戲。

  中村跳上直衝自己而來的男人肩上,當作踏板的樣子,順便在對方的後腦勺補上重重一腳,在借由高處跳下的速度踹向跟在這個男人後面的一個光頭男。

  速水突然發現中村好像很喜歡用腳踹人。

  光頭男唉了一聲,重心不穩往後跌,中村沒有放過機會,繞到男子身後用手鎖起對方的喉嚨,並一施力讓他暫時停止呼吸,中村拖起一厥不振的光頭男子,甩向接踵而來的同伴,像是打保齡球的樣子應聲全倒。

  剩下一個人,方才發號施令的人。

  那男人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只是操起小刀指著中村。

  女子挑眉,這個對手似乎比較能撐?

  領頭男子沒有像電視劇犯蠢的人們邊嘶吼邊攻擊,只是一個箭步,刀鋒差點沒入中村咽喉,女子反射性閃開,打掉了對方的武器,男子沒有驚慌,倒是他的黑色袖子甩出了一抹銀光,使中村被劃到一痕血口。

  暗器?

  中村沒有加以理會傷口,只能感覺到傷口的血液正在毫無保留的流竄,嘛,這刀子不錯。

  男子腳往前一蹬,趁勝追擊,鞋底瞬間放大在中村臉前,是閃過了這腳,不過腹部被紮實的揍了一拳,男子冷笑了一聲。中村站穩腳步,一拳也快速的朝對方揮去,男子輕而易舉閃過,卻發現身體有股電流竄過。

  吱吱

  最後的男人倒地。

  ×××

  「呼

  中村席地而坐,看著被電流伺候所導致身體微微顫抖的男人,嘆了口大氣。

  速水走近,由高處的視野俯視著對方。

  「……妳都這麼亂來?」

  近乎是驚訝的語氣,帶點無奈的感覺問道。

  二十個男人,被擁有三把槍卻沒開過任何一發的女人撩倒。

  何等諷刺。

  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中村爬起了身,伸了懶腰,拉起速水的手說道,「走吧,他們只是暫時暈了過去~」

  速水沒有任何反抗,老實說她還是有點害怕鬼屋中的「鬼」,任由對方牽著走。

 

  鬼屋裡面一個人都沒有。

  而且門口早已經掛上了暫停的公告了,很明顯這就是個陷阱。

  真悶。

  不但被襲擊,時間也被耗在了裡面。

  「吶、問妳一件事。」 速水戳了戳中村的手臂,偏頭。

  「嗯?」簡單的單詞回應著。

  「妳那把電擊槍……一直帶在身上?」

  從戰鬥結束那個時候速水就很納悶這個問題,不是納悶對方藏在哪裡,而是自己都沒有發覺這個跟自己玩一整天的女人隨身帶著那個東西,雖然她曾經說過自己擅長近戰,但速水以為身上藏的是幾把小刀罷了。

  「一直都帶著~我是因為怕凜香受到波及才使用的,不然還想在賣久一點關子」女子無害笑著,咬了一口棉花糖。

  「我怕哪天我會被妳電暈……」橙髮女子搖了搖頭,接下對方撕下來的棉花糖送入口中。

  ×××

  褪去外套,瀟灑的丟在沙發上。

  現在速水只想安靜洗個熱水澡,從窗戶欣賞蒼穹的一片星海。

  叮

  房門的電鈴突然響起,女子轉過身一臉疑惑猜測門外的人,不會要找自己報仇的人找來這裡了吧?

  「……。」

  速水拿起房間內的花瓶,小心翼翼往門口移動。

  秉住呼吸,開門後映入眼簾的是熟悉的金色。

  「晚安!」

  「妳為什麼會在這裡……」

  暫時鬆了口氣,速水放下花瓶,詢問對方來此的原因,只見中村像隻狐狸的樣子,狡黠的微笑,偏頭。

  「澪總把我們安排在同一間房間了。」

  「————欸?!!!!」

 

  ……今天還能多慘呢?

 

 

  《未完待續》

 

∥…………………………………………………∥

後記:嗨各位!!這裡是天天去學校打牌快要眼殘的瀾君!!((((

這篇其實大家可以當作是莉櫻的主場戲,但其實只是我又想打遊樂園梗(懶人

搖曳之心也是遊樂園哦ww沒辦法我喜歡這場景。(#

這次挑戰了打戲,打完的當下整個吶喊嗷嗷嗷嗷嗷嗷嗷搞毛啊啊啊我在打什麼!!(。

而且我也隨便幫AS的老闆(?)取了一個名字,澪總的感覺好中二,我坑這篇的時候就已經想好是殺手的犯蠢日常文了(###

今天沒甚麼想廚的(其實是想睡覺),各位下次再見(´∀`)♡

題外話,我每次玩牌都最輸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空瀾。 的頭像
空瀾。

圖文雙修,常常踏入冷CP坑。

空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亞希
  • 我來啦(ノ´∀`*)(煩人
    ㄌㄐ的文總是讚到爆啊..。゚(゚´Д`゚)゚。(躺
    依舊期待下一篇(*´∀`)!!!!!
  • 亞希每次都好快就回覆了哇wwww

    空瀾。 於 2016/05/25 17:25 回覆